全国服务热线:13980619315
成都刘江宏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销售假冒茅台酒,北京一中院判决酒楼赔偿54万

作者:刘江来源:刘江浏览量:2307发布日期:2022-1-15

销售假冒茅台酒,北京一中院判决酒楼赔偿54万

雷剑 消费研究 2022-01-15 17:03

观点


本案终审能维持十倍赔偿,除了销售假冒茅台应该赔偿外,关键点有二:




首先,原告并无其他索赔案例,在这个前提下,你非要说人家知假买假,恐怕连法官都不好意思吧;




其次,原告聘请了律师作为代理人(本文隐去相关律师信息)。牢记:在这种案子中律师的作用并非专业上的需要,而是其身份的特殊,能让某些方面有些忌惮,不至于胡来。




关于二审法院对于“明知”的阐述,直接引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安全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列举的六种明知情形之一,当然这是一种进步。




虽然解释权还在他们手里。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1)京01民终940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中商浏阳河大酒楼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袁新灵




上诉人北京中商浏阳河大酒楼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浏阳河大酒楼)因与被上诉人袁新灵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8民初51327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浏阳河大酒楼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三项,改判一审判决第一项为浏阳河大酒楼向袁新灵退还货款人民币50 400元,或对本案发回重审;2.一审、二审诉讼费由袁新灵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一审判决遗漏本案重要事实的认定,具体如下:1.袁新灵购置的涉案商品是从茅台酒厂授权经销商处采购的;2.浏阳河大酒楼对购买的茅台酒履行了入库查验义务;3.浏阳河大酒楼从茅台酒授权经销商购买的茅台酒价格系茅台酒厂对产品销售的指导价,而非低于正常市场价格进货;4.一审法院对浏阳河大酒楼的证据未提。




二、袁新灵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消费者:1.袁新灵购买涉案商品后并未饮用,而是直接申请鉴定;2.袁新灵是职业打假人,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消费者。




三、一审法院认定浏阳河大酒楼明知涉案茅台酒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仍进行销售是一种“有罪推定”。




四、一审判决适用“十倍赔偿”系适用法律错误:1.“十倍价款赔偿”的责任形态类型:一方面当消费者购买到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时,只能追究销售者的违约责任,向销售者请求赔偿,且赔偿仅是对消费者合同利益损失的弥补;另一方面,如果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品,可以选择违约之诉也可以选择侵权之诉。2.“十倍价款赔偿”的适用前提:“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是适用该条款的前提。3. 本案中,袁新灵从浏阳河大酒楼购买的“茅台酒”虽然属于广义的食品范畴,但是袁新灵并未实际饮用,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受到了损害,更无证据证明未食用的该批“茅台酒”对其身体健康造成损害,故其请求十倍赔偿不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处理正确。




五、关于袁新灵是否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所保护的消费者的身份问题。袁新灵和杨照系打假团伙,以诉讼为手段、以法院为工具的行为,不仅造成司法资源的巨大浪费,也极大影响法院司法权威,袁新灵关于浏阳河大酒楼十倍赔偿的行为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




六、一审法院退赔涉案商品价款计算有误。本案涉案商品虽然为13 瓶茅台酒,但是袁新灵自己将其中一瓶茅台酒已于本案前进行鉴定,现在客观上袁新灵无法退还浏阳河大酒楼13瓶茅台酒,而且一审法院仅要求袁新灵退还12瓶茅台酒,因此,一审法院判决袁新灵退还浏阳河大酒楼54 798.9元(13瓶茅台酒价款)的判决是错误的,而应是退还12 瓶茅台酒的价款 50 400元。




袁新灵辩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该予以维持。袁新灵从浏阳河大酒楼处购买茅台酒,经鉴定不是贵州茅台酒厂生产的茅台酒。浏阳河大酒楼一审提交的证据袁新灵一审已发表质证意见,一审未遗漏事实。根据食品安全法第153条,浏阳河大酒楼一审提交的证据三性存疑,并且相互矛盾。袁新灵不是职业打假人,而是普通消费者。浏阳河大酒楼销售假酒是客观事实,应该承担退赔责任。一审判决根据食品安全法第148条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适用法律正确。送样人写成杨照是鉴定机构的笔误。




袁新灵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浏阳河大酒楼:1.返还购物款54798.9元;2.十倍赔偿袁新灵547989元;3.承担检测费800元;4.承担诉讼费、鉴定费。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袁新灵提交对账单、POS签购单、银行借记卡账户明细,对账单显示2斤装茅台酒金额3999元、菜目小计8287元、服务费829元。POS签购单和银行借记卡账户明细显示刷卡单为袁新灵的账户。




袁新灵提交增值税普通发票7张,备注部分53度茅台1瓶201507312015-011。




2019年7月25日,贵州省产品质量监督检验院出具鉴定意见书,载明袁新灵委托鉴定的1L“飞天牌”贵州茅台酒(53%vol)为假冒贵州茅台酒(53%vol 飞天牌)。袁新灵提交金额为800元的检测费发票。




袁新灵提交涉案茅台酒共计12瓶,茅台酒包装在同一箱体内,在箱体的正面的物流码为6612589760,箱体上方显示生产日期2015年7月31日,批次2015-011。箱子内侧有两个红色数字9116541608,箱子内有9个包装袋,一张白纸板,12瓶酒。内附产品合格证,显示生产日期、批次与箱体一致。瓶盖均未开启。外包装没有破损。12瓶酒的瓶身处条形码均为6612589760,每瓶瓶盖处喷码显示生产日期均为20150731,批次均为2015-011。12瓶酒瓶盖处喷码号依次为:201507312015-01116162、201507312015-01116158、201507312015-01116125、201507312015-01116213、201507312015-01116173、201507312015-01116123、201507312015-01116212、201507312015-01116159、201507312015-01116114、201507312015-01116122、201507312015-01116196、201507312015-01116160。




袁新灵向一审法院提交申请,申请对上述12瓶1L飞天牌贵州茅台酒(53%vol)是否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包装的酒进行鉴定。一审法院组织袁新灵、浏阳河大酒楼进行鉴定询问,双方认可对涉案的12瓶白酒进行抽检,若该酒为真,则涉案的同批次购买酒品均为真,若该酒为假,则涉案的同批次购买的酒品均为假。一审法院委托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对抽检的喷码为201507312015-01116159的白酒是否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包装进行鉴定。2021年6月22日,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鉴定标的物不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包装的贵州飞天茅台酒。袁新灵为此支付鉴定费8000元。




一审庭审中,袁新灵称货款54798.9元包括2019年5月13日在浏阳河大酒楼就餐时购买的价值3999元的1瓶茅台酒的10%的服务费399.9元。




一审法院认为,袁新灵与浏阳河大酒楼虽未签订书面合同,但袁新灵在浏阳河大酒楼购买商品,浏阳河大酒楼向袁新灵出具发票,可以证明袁新灵与浏阳河大酒楼之间存在事实上的买卖合同关系,该买卖合同关系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其形式及内容均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酒水属于食品,浏阳河大酒楼作为销售者,应当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保障其销售的食品符合食品安全标准。根据我国食品安全法第二十六条和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食品安全标准包括(一)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品中的致病性微生物,农药残留、兽药残留、生物毒素、重金属等污染物质以及其他危害人体健康物质的限量规定;(二)食品添加剂的品种、使用范围、用量;(三)专供婴幼儿和其他特定人群的主辅食品的营养成分要求;(四)对与卫生、营养等食品安全要求有关的标签、标志、说明书的要求;(五)食品生产经营过程的卫生要求;(六)与食品安全有关的质量要求;(七)与食品安全有关的食品检验方法与规程;(八)其他需要制定为食品安全标准的内容;同时,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本案中,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北京有限公司出具的《鉴定意见书》写明鉴定标的物不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包装的贵州飞天茅台酒。因此,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确认涉案酒水系假冒贵州茅台酒的外包装及标识。




综上,由于浏阳河大酒楼明知其销售的涉案茅台酒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仍进行销售行为,故该院对于袁新灵要求退还货款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关于十倍赔偿的金额,袁新灵要求退货的金额包括399.9元的服务费,13瓶白酒的货款金额为54 399元,故十倍赔偿的金额应以54 399元为基数计算,该院对袁新灵十倍赔偿的诉讼请求中合理部分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考虑到退还货款即是要求解除双方的买卖合同,故袁新灵在要求浏阳河大酒楼退还货款的同时应向其返还全部现存商品,袁新灵应将涉案的12瓶茅台酒返还浏阳河大酒楼。




该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一条、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一、浏阳河大酒楼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袁新灵退还货款及服务费共计54 798.9元并赔偿袁新灵543990元;二、袁新灵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浏阳河大酒楼“贵州茅台酒”12瓶(瓶身编号分别为201507312015-01116162、201507312015-01116158、201507312015-01116125、201507312015-01116213、201507312015-01116173、201507312015-01116123、201507312015-01116212、201507312015-01116159、201507312015-01116114、201507312015-01116122、201507312015-01116196、201507312015-01116160;三、浏阳河大酒楼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袁新灵支付检测费800元;四、驳回袁新灵的其他诉讼请求。




在二审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一审判决关于袁新灵与浏阳河大酒楼之间成立事实买卖合同关系且买卖合同合法有效的认定正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关于涉案茅台酒是否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本院认为,食品标签的准确真实本身是食品安全的应有之义,本案中,经中国检验认证集团北京有限公司鉴定,涉案茅台酒不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包装。在无其他证据证明的前提下,本院根据涉案茅台酒包装以及酒非茅台酒厂生产的既定事实认定涉案茅台酒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




关于浏阳河大酒楼在销售涉案茅台酒时是否构成明知。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安全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列举了六种明知情形,本案中,涉案茅台酒不是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包装,浏阳河大酒楼现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全面履行了进货查验义务,故一审判决认定浏阳河大酒楼在销售涉案茅台酒过程中构成明知并无不当,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关于袁新灵的身份以及应退还的茅台酒数量。本院认为,浏阳河大酒楼上诉主张袁新灵系职业打假人,但其并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故本院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支持。关于应退还的茅台酒数量和金额,本院认为,退还12瓶茅台酒给浏阳河大酒楼与退还13瓶茅台酒款并不冲突,不能退还的一瓶酒系因鉴定原因客观上无法退还,该瓶茅台酒本身亦非茅台酒厂包装、生产,故一审判决认定该瓶酒货款由销售方浏阳河大酒楼退还袁新灵亦无不当,本院对此不持异议。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判决认定退货退款,浏阳河大酒楼承担十倍惩罚性赔偿的责任并无不当,浏阳河大酒楼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9284元,由北京中商浏阳河大酒楼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1080元,余款8204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秦顾萍

审  判  员   阴 虹

审  判  员   范术伟


二○二一年十二月七日


法 官 助 理   陈 焱

书  记  员   万 晶







更多媒体报道
友情链接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望江路1号 联系电话:13980619315 QQ号码:3443374264 微博:刘江说法 本公司法律顾问单位:四川 北京 广州3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成都刘江宏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7043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