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13980619315
成都刘江宏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成功案例

商户销售假冒剑南春被判十倍赔偿三十九万

作者:刘江来源:刘江浏览量:1119发布日期:2022-4-16

商户销售假冒剑南春被判十倍赔偿三十九万

雷剑 消费研究 2022-04-13 18:00

观点


该法官的思路是这样的:




因王晟智的举证已经证明三被告销售的剑南春酒、国窖酒并非该品牌白酒,应属于来源不明产品,而三被告作为该酒水的销售者,未举证证明其在进货时查验了上述酒水的进货来源及相关证明文件,亦未举证证明其已尽到销售者的审慎注意义务,致使违反食品安全标准的酒水得以售出,应视为三被告明知该酒水不符合法律规定而进行销售。




看看,法律永远是归掌握它的人解释的。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0)京0105民初67049号




原告:王晟智


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


被告: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


被告:鞠英焕




原告王晟智(以下简称王晟智)与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鞠英焕(以下简称吴春江商店、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一并提及时简称三被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普通程序独任制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王晟智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郑学滨、赵洁,翡翠鸿图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建荣,鞠英焕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白秀文到庭参加了诉讼,吴春江商店经本院公告传唤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晟智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三被告返还货款73 330元;2、判令三被告支付十倍赔偿金733 300元;3、判令三被告赔偿鉴定费6020元;4、判令三被告赔偿因提存货物而产生的车辆租金,自2019年12月30日起至实际给付之日止,按照每月5500元计算;5、判令三被告赔偿律师费10 000元。




事实和理由:2020年春节前,我为购买春节礼物,委托朋友马奔分别于2020年1月5日、1月12日、1月14日、1月16日在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王四营桥南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酒店厅4号购买百年牛栏山23箱、每箱510元,剑南春10箱、每箱2150元,国窖1573白酒5箱外加单瓶2瓶、共28 160元,永丰酒2箱、每箱 200元,干红1箱、560元,中华烟20条、每条420元,苏烟6条、每条430元,以上共计73 330元。付款后,鞠英焕开具了带有“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公章的收据,且收款人处有鞠英焕的签字。购买上述烟酒后,我将其中的10箱剑南春、5箱国窖1573和23箱百年牛栏山酒赠送给朋友,朋友饮用时发现酒中有参杂物是假酒。2020年1月17日,我就此事找到鞠英焕要求退款,其在场工作人员承认其销售的烟酒是假的,但拒不退款。确认上述事实后,我让朋友将酒水全部退回。为保存证据,我将所购买的烟酒放置在承租的车辆上并将车辆一直停放在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中。2020年1月20日,我将所购的剑南春酒和国窖1573酒送至国家食品检验监督中心检验,检验结果为假酒。2020年4月19日,我就此事向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经监督管理局查询得知,我购买烟酒场所的注册经营主体是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我认为三被告均为出卖人,其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烟酒构成欺诈,违反了法律规定,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翡翠鸿图公司辩称,不同意王晟智的全部诉讼请求。首先,我公司并非买卖合同相对方,并非本案适格被告,不应承担责任。根据王晟智提交的证据,其购买商品的时间是在吴春江商店营业执照的有效期内,王晟智买卖合同关系相对方为吴春江商店。其次,王晟智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请予以驳回。王晟智提交的微信转账记录显示其实际支付的款项与收据不符,实际付款金额为61 460元,收据金额为73 330元,差额11 870元,存在虚开收据金额的情况。再次,假设王晟智与我公司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王晟智现主张为假货的商品也不能证明是我公司销售的,因为货物已经当场交付,王晟智也曾赠送给朋友,朋友饮用后又退给王晟智,一系列环节均存在调包可能。最后,王晟智主张的租车费、律师费也缺乏法律依据,依法应予驳回。




鞠英焕辩称,不同意王晟智的全部诉讼请求。根据王晟智提交的收据,系吴春江商店盖章,故销售主体为该商店,而非是我个人,我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同时,微信转账的实际金额与收据不符,我认为收据存在虚开金额的情况。对于王晟智所购货物,在当场交付后,王晟智送给朋友,之后又还给王晟智,现王晟智主张存在问题的货物并不能证明是原购买的货物。




吴春江商店未作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争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20年1月5日、2020年1月12日、2020年1月14日、2020年1月16日,王晟智在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王四营桥南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酒店厅4号累计购买百年牛栏山酒23箱、剑南春酒10箱、国窖1573酒5箱外加单瓶2瓶、永丰酒2箱、干红酒1箱、中华烟20条、苏烟6条。




王晟智主张其为购买上述烟酒支付了货款73330元。为此,王晟智提交了:1.2020年1月5日、2020年1月12日、2020年1月14日、2020年1月16日的收据各一张(金额合计73 330元),收据中均有吴春江商店的盖章,且除2020年1月12日收据外,其余三张收据收款人处均有鞠英焕签字。2.微信付款记录,显示向鞠英焕转账3900元,向“北京大顺酒业1880****”转账57560元,合计61460元。3.马奔与鞠英焕的微信记录,其中马奔于2020年1月12日发消息称“6条中华,8箱百年,4箱剑南春”,鞠英焕回复“收到老弟,现在就给你备”“也是高度,中华也是硬的,对吧”,马奔回复“对”“今天中华给我多少钱一条”,鞠英焕回复“你那硬中华给货就给400,给你开多少啊?开420还四百几票都等你来再开吧,行吗”,马奔回复“行吧行吧”。王晟智表示马奔系其朋友,受其委托代为购买本案烟酒。




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认可此组证据真实性,但表示销售方为吴春江商店,且实付金额为61460元,收据中总金额73330元系应王晟智要求多开了11870元。就此,鞠英焕提交手写材料一份,载明了王晟智所购烟酒的数量、单价,其中剑南春酒每箱1716元,国窖1573酒每箱4230元。王晟智表示收据中只有每条烟多开了10元,酒都是按照实际付款金额开具的收据,除转账61460元外剩余款项因微信中余额不足,是以现金方式支付。




关于“北京大顺酒业18801063139”的实际收款方,翡翠鸿图公司表示系其员工,但系代表翡翠鸿图公司收款,履行公司职务行为。




庭审中,王晟智还提交:1.2020年1月17日的报警记录、出警视频,显示马奔报警称在王四营村库房有人卖假酒,找了十多人要搬走酒,发生纠纷。2.视频若干,证明王晟智将所购烟酒存放在别克CL8车中,并用放置在车内的剑南春酒、国窖1573酒进行了鉴定,鉴定用酒的生产日期、批号与三被告库房中的剑南春酒一致。3.国家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于2020年2月25日出具的《检验报告》,证明被鉴定的酒样并非剑南春酒、国窖酒。4.北京市汽车租赁合同、收据及微信转账记录,证明王晟智承租车辆用于存放所购酒水,每月支出租车费5500元。5.举报材料、行政处罚决定书、投诉终止调解决定书及视频二段,证明王晟智在起诉前曾就向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及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维权。




对于上述证据,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质证称:证据1 认可证据真实性,但认为无法证明是否存在销售假酒的情况;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证据3真实性认可,但无法证明被鉴定的是从吴春江商店购买的酒;证据4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认可;证据5中行政处罚决定书、投诉终止调解决定书的真实性认可,举报材料及视频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不认可,且销售方为吴春江商店,现有证据无法证明销售的是假酒。




经询,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表示为节省租金,由吴春江商店与翡翠鸿图公司共同在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王四营桥南盛华宏林粮油批发市场酒店厅4号经营,鞠英焕既是翡翠鸿图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吴春江商店的雇员,本案中鞠英焕系作为吴春江商店的雇员与马奔联系并代为收款、开具收据,相关行为系履行吴春江公司职务,代表吴春江商店。就上述陈述,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未提交证据。




本院认为,消费者因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受到损害的,可以向经营者要求赔偿损失,也可以向生产者要求赔偿损失。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




本案中,王晟智提交的证据能够证明其从吴春江商店购买了百年牛栏山酒23箱、剑南春酒10箱、国窖1573酒5箱外加单瓶2瓶、永丰酒2箱、干红酒1箱、中华烟20条、苏烟6条,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鉴于相关收据中有鞠英焕作为收款人签字,且其亦通过微信收取了部分货款,虽然鞠英焕抗辩其系作为吴春江商店的雇员履行职务行为,但未提交任何能够证明双方存在雇佣关系的证据,故对于鞠英焕此项抗辩本院不予采信,本院认定其为共同销售者,并就此承担法律责任。关于翡翠鸿图公司,王晟智购买烟酒的摊位系其住所地,且根据庭审中的自认,翡翠鸿图公司亦实际收取了王晟智支付的绝大部分款项,故该公司亦应作为共同销售者承担本案法律责任。




关于货款金额,虽然收据中显示为73 330元,但根据马奔与鞠英焕的微信记录以及王晟智之自认,确有虚开收据金额的情况,有鉴于此,本案采信翡翠鸿图公司及鞠英焕之陈述,按照微信转账记录的金额确定实际货款为61460元。




现王晟智提交的视频、《检验报告》以及报警记录等维权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链,证明了其从三被告处购买并用于鉴定的并非剑南春酒、国窖酒,故三被告应向王晟智退还此酒水对应货款,具体金额按照鞠英焕之自认为39 720元。同时,三被告还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的规定就此承担十倍赔偿金,即397 200元。就王晟智所购之其他烟酒,因王晟智未能举证证明存在不符合食品安全的情形,故其要求三被告就其他烟酒承担退款及十倍赔偿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翡翠鸿图公司、鞠英焕认为即便其销售的剑南春酒、国窖酒经鉴定并非该品牌白酒,但也不应适用十倍赔偿金的法律条款,因为现有证据并未证明该酒水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存在食品安全问题。但关于“食品安全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章进行了专门规定,其中第二十六条第四项规定,“食品安全标准应当包括下列内容:(四)对与卫生、营养等食品安全要求有关的标签、标志、说明书的要求”。可见,我国的食品安全法采纳的食品安全标准非狭义的“食品安全”标准,即并非只要是“无毒、无害、有营养”的食品就是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而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包括卫生标准、营养标准、标签标准等多个方面的强制性标准,只有符合全部强制性标准的食品才属于符合食品安全法规定的安全食品。因王晟智的举证已经证明三被告销售的剑南春酒、国窖酒并非该品牌白酒,应属于来源不明产品,而三被告作为该酒水的销售者,未举证证明其在进货时查验了上述酒水的进货来源及相关证明文件,亦未举证证明其已尽到销售者的审慎注意义务,致使违反食品安全标准的酒水得以售出,应视为三被告明知该酒水不符合法律规定而进行销售,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安全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之规定,三被告应就此承担十倍赔偿金。因此酒水属于违反食品安全法之产品,故不应再向三被告进行退还,王晟智应予以销毁,不得再行流通。




王晟智要求三被告赔偿租车费、鉴定费,但未能充分举证,本院不予支持。王晟智要求三被告赔偿律师费,于法无据,本院亦不予支持。




吴春江商店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安全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鞠英焕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王晟智退还货款39720元;


二、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鞠英焕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原告王晟智支付赔偿金397200元;


三、驳回原告王晟智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 347元,由原告王晟智负担5493元(已交纳),由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鞠英焕负担7854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公告费260元,由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鞠英焕负担(原告王晟智已预交,被告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乡吴春江日用品商店、北京翡翠鸿图商贸有限公司、鞠英焕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给付原告王晟智)。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孙茜倩


二○二二年一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陈思彤










END



消费研究群


扫码加微信


(已进群勿加)


图片




更多媒体报道
友情链接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望江路1号 联系电话:13980619315 QQ号码:3443374264 微博:刘江说法 本公司法律顾问单位:四川 北京 广州3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成都刘江宏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704392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