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13980619315
成都刘江宏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关注
热点关注

司法的最高境界是“纠错”而不是“无冤”

作者:刘江来源:刘江浏览量:1075发布日期:2022-5-26

司法的最高境界是“纠错”而不是“无冤”

原创 余安平 技术辩护 2022-05-23 00:00 发表于广东

这是2016年12月6日的一篇旧文,最近忙着出差开庭与开会,借着忙于谈案,继续发布“战略储备文章”。



陈兴良教授在“刑事网”发表长文,认为“司法的最高境界是无冤”。其实“无冤”只是一种“超级理想”状态,任何民族国家任何司法体制都不能避免冤屈。成熟的司法体制,应该是“纠错”——只要有冤屈只要有错误,都可以被司法体系正常纠正。


当今大量国家采取“两局终审制”,甚至英美法系国家与地区、瑞典、挪威、奥地利等国与台湾地区采取“三局终审制”。这些制度都是假定一审法院甚至二审法院存在“错误”,可以通过高一级法院予以纠正。“徒善不足以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再好的法律都是有主观意识的“人”来施行。这就使得任何国家任何地区,“冤假错案”都不能绝对避免,都需要设立“纠错机制”即通过“二审”乃至“三审”制度来“纠错”。


没有罪而被当作有罪判决或受处罚的“冤案”,虚构事实而做出有罪判决或受罚的“假案”,违反法律原则错误做出裁决的“错案”,这一系列“冤假错”案的存在,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司法权蔑视当事人的辩护权,而且没有任何有效纠错机制。司法权不尊重辩护权,“不管你怎么辩,我就这么判”,使得防止冤假错案发生只能寄希望于办案人员自身素质与“善心”。


最近引起普遍关注的聂树斌案、佘祥林案、张氏叔侄案,竟然都是辩护人做出无罪辩护的情况下被法院判处死刑。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辩护人提出证据错漏做出轻罪辩护,法院依旧做出死刑立即执行判决。念斌案,辩护人坚持无罪辩护,法院却四次做出死刑立即执行判决,直到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无罪。“不尊重辩护权”,已经成为冤假错案难以“纠错”的制度根源。


2013年7月,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强调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能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随着司法裁判文书在网上公开以及法院强调不采纳辩护人意见的须说明理由,也表明中央已经意识到辩护人对于防止冤假错案的关键作用,司法权也需要处于广泛监督之下。


张建秋教授在《检察日报》撰文“判决书不反映辩护意见应重审”,我高度赞同——判决书不能反映辩护意见不能对辩护意见做出回应,其实是对当事人诉讼权的剥夺。今年9月底在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举行的“金牙大状论坛”上交流“审判中心”诉讼制度时,我曾提出借鉴美国司法“无效辩护制度”,明确裁判文书不能有效回应辩护人意见视为程序违法,应当发回重审。主讲人顾永忠教授认为,这样会导致大量案件被发回重审增加法官压力浪费司法资源。但我却认为该制度一开始当然会产生大量发回重审案件,但一旦制定了规则必然引导一审法院重视辩护人意见。而且,增加法官压力浪费司法资源的成本,比起制造冤假错案的成本,要小得多。


从根本上遏制冤假错案,不是追求“无冤”,而是“有错必纠”。当事人的辩护权应该被尊重,剥夺或变相剥夺当事人辩护权的“无效辩护”,应该作为“程序错误”被纠正。


“迟到的正义就是非正义”,能及时被纠正的错误才不再是错误。允许犯错,支持纠错,这才有正常司法机制。



余安平,广东卓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广东卓凡(仲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广东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广东省律师学院讲师团成员、华南师范大学律师学院导师、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



更多媒体报道
友情链接

通信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望江路1号 联系电话:13980619315 QQ号码:3443374264 微博:刘江说法 本公司法律顾问单位:四川 北京 广州3家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成都刘江宏展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蜀ICP备17043923号-1